張純敏

All Works

創作理念

遊走在邊緣的黑色森林
創作中的偶然、任意性和壓抑及焦慮感,透過某種規則表現戲劇的故事情節.此風景,如靈光乍現,又或是潛伏許久的畫面刻意所構成的佈景,透過前景、中景、後景等劇場般的建構場景的空間,在如叢林般的世界裡,似乎都盡可能的找到我們生存的居所,相爭鬥艷地形成某種壯麗的叢林景象.攀緣的植物與詭譎的劇場式佈景,引動著畫面的生命浮動,無人的景色,卻顯現那些植物的微弱生命體有如我們在當今生活的掙扎,而還是存有些微希望.

愛麗絲的夢遊地帶
這些風景,試圖作為一種新的生命樣貌,從回憶、周遭生活裡的物件,重新組合,欲想製造一個全新的風景樣貌,一個能重新返回個人記憶裡,以賦含敘述性的場景組合,在時間走後還能留下些的記憶氛圍,婉婉道出那畫面裡微弱的生命浮動和節奏,欲表現在當代與當下生活,個人的記憶在畫面中能夠偶爾捕捉到的溫度和氣味。而這樣迷霧般的風景面貌,仿如在夢遊的真實與虛幻之間游走,從沉悶的生活中尋求謎樣局面。

荒蕪遊樂園-森林的摩天輪
灰白色的摩天輪坐落於那寧靜、無人的遊樂園,在已經荒廢的森林遊樂園裡,剩
下一種大自然的孤獨與孤寂。在我們拋棄了曾經建立的共有領域裡,那些回憶只
能被大自然和遊樂設施所擁有與含納,在人類離開後的大自然中,寂靜十分時,慢慢吐出令人悲傷又緊迫的氣息,留下人類微弱欲望的訊號。

迅雷不及掩耳
欲形容人的生命如同花的生命的狀態,每種生命物種階有自己的生命階段,而在適當的時間結束了短暫的生命,而這生命來的和走的都是匆匆一撇而難以發現,這樣的狀態猶如不及掩耳般的措手不及。
並試圖透過畫面左上角紙本的圖像符號獨立存在著,藉由不同媒材的拼貼,指涉畫面圖像的對應關係或傳達與畫面圖像之間的訊息.透過想像的符號,建構著我們的文化與生活和反思自身生活狀態.

遺留在眼中逝去的風景
遙望無際的山林裡,寄託於自由的姿態,在飄逸又束縛的線條之中,以某種派對的形式歌頌著。將遺留在眼中的景象,透過慶祝歌舞的方式,將記憶中的風景重新詮釋並賦予故事。回憶的那段記憶,彷彿被時間綁架了,被安置在偏僻的森林處,在杳無人煙的地方,有著荒涼的世界.若那世界是溫柔地、微弱地,又荒誕神秘地將記憶變成某種幻影,某種由約定成俗的符號表現的風景。
遊走在邊緣的黑色森林
創作中的偶然、任意性和壓抑及焦慮感,透過某種規則表現戲劇的故事情節.此風景,如靈光乍現,又或是潛伏許久的畫面刻意所構成的佈景,透過前景、中景、後景等劇場般的建構場景的空間,在如叢林般的世界裡,似乎都盡可能的找到我們生存的居所,相爭鬥艷地形成某種壯麗的叢林景象.攀緣的植物與詭譎的劇場式佈景,引動著畫面的生命浮動,無人的景色,卻顯現那些植物的微弱生命體有如我們在當今生活的掙扎,而還是存有些微希望.

愛麗絲的夢遊地帶
這些風景,試圖作為一種新的生命樣貌,從回憶、周遭生活裡的物件,重新組合,欲想製造一個全新的風景樣貌,一個能重新返回個人記憶裡,以賦含敘述性的場景組合,在時間走後還能留下些的記憶氛圍,婉婉道出那畫面裡微弱的生命浮動和節奏,欲表現在當代與當下生活,個人的記憶在畫面中能夠偶爾捕捉到的溫度和氣味。而這樣迷霧般的風景面貌,仿如在夢遊的真實與虛幻之間游走,從沉悶的生活中尋求謎樣局面。

荒蕪遊樂園-森林的摩天輪
灰白色的摩天輪坐落於那寧靜、無人的遊樂園,在已經荒廢的森林遊樂園裡,剩
下一種大自然的孤獨與孤寂。在我們拋棄了曾經建立的共有領域裡,那些回憶只
能被大自然和遊樂設施所擁有與含納,在人類離開後的大自然中,寂靜十分時,慢慢吐出令人悲傷又緊迫的氣息,留下人類微弱欲望的訊號。

迅雷不及掩耳
欲形容人的生命如同花的生命的狀態,每種生命物種階有自己的生命階段,而在適當的時間結束了短暫的生命,而這生命來的和走的都是匆匆一撇而難以發現,這樣的狀態猶如不及掩耳般的措手不及。
並試圖透過畫面左上角紙本的圖像符號獨立存在著,藉由不同媒材的拼貼,指涉畫面圖像的對應關係或傳達與畫面圖像之間的訊息.透過想像的符號,建構著我們的文化與生活和反思自身生活狀態.

遺留在眼中逝去的風景
遙望無際的山林裡,寄託於自由的姿態,在飄逸又束縛的線條之中,以某種派對的形式歌頌著。將遺留在眼中的景象,透過慶祝歌舞的方式,將記憶中的風景重新詮釋並賦予故事。回憶的那段記憶,彷彿被時間綁架了,被安置在偏僻的森林處,在杳無人煙的地方,有著荒涼的世界.若那世界是溫柔地、微弱地,又荒誕神秘地將記憶變成某種幻影,某種由約定成俗的符號表現的風景。
遊走在邊緣的黑色森林
創作中的偶然、任意性和壓抑及焦慮感,透過某種規則表現戲劇的故事情節.此風景,如靈光乍現,又或是潛伏許久的畫面刻意所構成的佈景,透過前景、中景、後景等劇場般的建構場景的空間,在如叢林般的世界裡,似乎都盡可能的找到我們生存的居所,相爭鬥艷地形成某種壯麗的叢林景象.攀緣的植物與詭譎的劇場式佈景,引動著畫面的生命浮動,無人的景色,卻顯現那些植物的微弱生命體有如我們在當今生活的掙扎,而還是存有些微希望.

愛麗絲的夢遊地帶
這些風景,試圖作為一種新的生命樣貌,從回憶、周遭生活裡的物件,重新組合,欲想製造一個全新的風景樣貌,一個能重新返回個人記憶裡,以賦含敘述性的場景組合,在時間走後還能留下些的記憶氛圍,婉婉道出那畫面裡微弱的生命浮動和節奏,欲表現在當代與當下生活,個人的記憶在畫面中能夠偶爾捕捉到的溫度和氣味。而這樣迷霧般的風景面貌,仿如在夢遊的真實與虛幻之間游走,從沉悶的生活中尋求謎樣局面。

荒蕪遊樂園-森林的摩天輪
灰白色的摩天輪坐落於那寧靜、無人的遊樂園,在已經荒廢的森林遊樂園裡,剩
下一種大自然的孤獨與孤寂。在我們拋棄了曾經建立的共有領域裡,那些回憶只
能被大自然和遊樂設施所擁有與含納,在人類離開後的大自然中,寂靜十分時,慢慢吐出令人悲傷又緊迫的氣息,留下人類微弱欲望的訊號。

迅雷不及掩耳
欲形容人的生命如同花的生命的狀態,每種生命物種階有自己的生命階段,而在適當的時間結束了短暫的生命,而這生命來的和走的都是匆匆一撇而難以發現,這樣的狀態猶如不及掩耳般的措手不及。
並試圖透過畫面左上角紙本的圖像符號獨立存在著,藉由不同媒材的拼貼,指涉畫面圖像的對應關係或傳達與畫面圖像之間的訊息.透過想像的符號,建構著我們的文化與生活和反思自身生活狀態.

遺留在眼中逝去的風景
遙望無際的山林裡,寄託於自由的姿態,在飄逸又束縛的線條之中,以某種派對的形式歌頌著。將遺留在眼中的景象,透過慶祝歌舞的方式,將記憶中的風景重新詮釋並賦予故事。回憶的那段記憶,彷彿被時間綁架了,被安置在偏僻的森林處,在杳無人煙的地方,有著荒涼的世界.若那世界是溫柔地、微弱地,又荒誕神秘地將記憶變成某種幻影,某種由約定成俗的符號表現的風景。

Education

2014畢業於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美術系研究所

Solo Exhibition

個展
2014年,「記憶的樣子」,私藝術,台北,臺灣.
聯展
2011年,「台灣一百.微型後花園」,北投公民會館,北投,臺灣.
2013年,「浮六獸」參展,一票票藝術空間| PiaoPiao &畫庫,台北,臺灣.
2017年,「2017壹計劃」黎畫廊,國際台北藝術博覽會,台北,臺灣.
2018年,「那些放肆的日」,王道藝術基金會,台北,臺灣.
2018年,「沐欲.想望的風景」,私藝術,台北,臺灣.
獲獎/入選
2012年,「想不起來,時間吞噬了它」系列之一,新北市美展全國組 入選獎 ,新北,臺灣.
2018年,「Bluerider OPEN台灣青年藝術發光計劃」入圍決審,X By Bluerider , Bluerider ART Gallery,台北,臺灣.

典藏
2013年,「遊樂」、「記憶01」、「愉悅的時間」, ART BANK 藝術銀行102年度作品購入計畫 ,國立台灣美術館,台中,臺灣.
2014年,「記憶」、「慢慢來」、「記憶的總和」, ART BANK 藝術銀行103年度作品購入計畫 ,國立台灣美術館,台中,臺灣.

Back